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,祝您阅读愉快!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读者投稿 > 小说故事

新聊斋之炒驴

作者:立仁来源:发表于:2017-06-05 00:23:34阅读:
炒驴

某日午未许,余生骑蹇驴过大邑,人困而驴乏,欲觅店小憩。偶见城南有“炒肆”,人声鼎沸,遂趋之。递驴缰于小二,欲觅座。小二问曰:“驴何炒?”余生曰:“驴乃某代步,草料、清水饲之。”

既登楼,有侍者迓之曰:“鄙肆客众,须打号。”余生不得已,于打号机处取单。单载:“某号,年月日。本肆效西餐之自助,主随客便。候次,欢迎观览。”余生观夫肆堂,有“炒股司”、“炒房司”、“炒钱司”、“炒官司”、“炒名司”、“炒利司”多处。堂左,赫然有“炒人司”。其入口设一案,置“炒料”数瓯于其上。瓯有标帖,注明料性、用量及用法。案左另有签牌,书“择善而从”字样。余生踟蹰有倾,细审炒料,无非豪由、狂言、腐汝知、花交、胡搅、八脚、诡皮、生僵、粉丝、鸡精诸味。生见案头有《咨询册》,信手翻阅,方知此肆非酒肆。若干瘪三、阿飞经入口入,久也未有出者,询诸侍佣,或曰:“彼等经小肆略炒,身价遽增,已为猎头攫去,将从业诸行当,或为文化、教育、娱乐、公知,乃至官宦新星。”余生未得要领,且腹枵口焦,寻阶急下。

遽离,顿忆蹇驴尚遗肆中。索诸小二,小二曰:“炒矣。”余怒,斥之曰:“驴虽蹇,乃某代步;向购诸张屠户处,且耗吾银三钱,尔竟炒而食之,将奈何!”小二亦怒:“遵客官嘱,所炒靡费水、料逾百金,赖账乎?”值纷争起,有大堂经理排解:“客官息怒。此炒非为食也。客官之驴见于城之西郊,往可得见。小二可引客官往,水、料费索之于驴可也。”

至西郊,有人众塞途,一青衣人据高阶而侃侃。小二谓余生曰:“此即先生驴。”余生细审,彼除所言驴事外,止脸、鼻、唇处尚余驴状,依稀得辨识。
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.),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。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最新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  • 相关栏目:
  • 古体诗词
  • 古体辞赋
  • 现代诗歌
  • 唯美古风
  • 散文随笔
  • 文化随笔
  • 读书笔记
  • 小说故事
  • 杂谈评论
  • 漫说历史
  • 学术研究
  • 其他类型